浙江首家人脸支付书店上线_廊坊搬家
廊坊电话

95519

浙江首家人脸支付书店上线

来源:廊坊

对此,有粉丝在留言区写到:「不是什么北京情结,是这地方岗位比其它城市多太多」。的确,无论是超级大厂、中型企业、独角兽或初创型企业,北京的互联网行业集聚效应都是最明显的,在地理分布上的变迁也最有迹可循。

站在北京五道口的天桥上,你会发现,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除了面庞青涩的大高学生,也有步伐不紧不慢的工程师。如果不是那略显稀薄的发量和被岁月磨平棱角的眼神,从双肩包和简单衣着上,你一时很难将他们和大学生分辨开来。

曾经,「中国硅谷」的称号,毫无悬念地是留给中关村的。由于周边清北人大、北航北邮等名校扎堆,加上中关村是最早一批出台高科技公司税收优惠政策的区域,这里是优质IT企业的摇篮。从 90 年代的联想、方正等数码企业,到 2000 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下的几大门户网站,都曾在此设立总部或北京分部。

然而红利消失后,中关村租金居高不下,新楼盘资源越来越少,难以承载众多企业的快速扩张。2010 年前后,百度、滴滴、网易、腾讯等大佬纷纷北上,将总部或北京分公司从中关村搬到了西二旗、上地和西北旺。尤其是 2016 年,扎根中关村 20 年的新浪的离场,引发了舆论对中关村风光不再的感慨。

前有来自中关村的老牌大厂,后有小米、滴滴等后起之秀,西二旗和后厂村迅速聚集起一批优秀工程师。他们敢于加最晚的班,冒最大的雨,坐最堵的车;对「月薪五万活得像月薪五千」的调侃熟视无睹。

然而在中关村人的眼里,西二旗永远代表不了血统高贵的中关村。当西北角和西边的程序员争得不可开交之时,位于五环边东北角的望京由于租金偏低,备受初创企业青睐。北京的互联网集中地又逐渐从拥挤的西北角往东北角迁徙。

搬家:浙江首家人脸支付书店上线
浙江首家人脸支付书店上线

2000 年前后,跨国通讯公司大举入华,当时空旷的望京成了西门子、摩托罗拉、三星、LG 等公司建立独栋大厦的首选。以 2014 年建成的望京 SOHO 为新地标,望京开始吸引大批刚拿到 A、B 轮融资的公司入驻。不仅仅是初创公司,还有从中关村搬来的美团和陌陌,以及在 2015-2016 年买下两栋办公楼的阿里巴巴。

只不过,望京堪称是互联网企业的生死场。这里的公司流动性比西二旗和中关村大得多,就连一时风头无两的 Uber 和美丽说,也因为合并或收购,在望京办公一年左右就黯然退租离场。

每当周末来临,北京的程序员们来到办公室,让身体陷入舒适的人体工学椅,开始享受专注的加班时刻。

向南一千多公里,此时上海的程序员们却陪着女朋友来到迪士尼乐园,享受起蓝天白云,晴空万里,突然暴风雨。

小资情调下创业精神的缺失,一直被诟病为是上海互联网氛围不足的「原罪」。同时,北京城区规划的聚集效应明显,上海则有更多的城市副中心,因此在办公选址上,上海互联网的抱团效应并不明显,更喜欢「多点分布」。

上海的科技产业聚集地主要有:漕河泾、虹桥、张江和陆家嘴软件园,以及杨浦区的五角场,但这些地区的互联网企业密度都与北京不可同日而语。

本文由廊坊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://www.freelancetheworkspace.com/e0/2297.html

上一篇:访先行区首批拆迁居民:济南黄河时代从他们搬家开始下一篇:依靠“污染搬家”治理黑臭水体 吉林辽源市整改敷衍被通报

依靠“污染搬家”治理黑臭水体 吉林辽源市整改敷衍被通报相关文章

依靠“污染搬家”治理黑臭水体 吉林辽源市整改敷衍被通报图文资讯

搬家话题

一天
一周
最热